关于孤儿院项目管理的二三事

虽然我觉得写这种挂人的文章不太好,但是有些时候吧,这种事不写出来属实是憋到吐。

有一说一,公司项目管理好做的一大原因是,大部分不是老板亲戚的人,如果干的事太离谱都会给踹了,因此有个基本的底线。

我在这也就举出个例子吧,大家就看一乐,也别当真,听个故事算了。

大概是这样的,本人和某课教师有一些不太好的关系,而恰巧本组有一个和这位教师关系“很好”的人士,这位人士私德有亏的事我暂且不提,因为会偏离主题。

恰巧本人在这门字面意义上内容是打白工的课期间在实习,因此在完成我的部分任务后十分放心的给他们分了任务。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噩梦就此开始。

首先是我们伟大的前端组(不归我管),将这项任务里除了显示以外的所有任务全都丢给了我们组(字面意义上除了显示以外的,包括动画等,说难听点,就是只负责出一张图片),但是,很不幸的,他们连图片都没出出来。

我得承认,我这辈子第一次听说spring框架能写前端的,当然我相信这最好(也应该)是最后一次。

当然这几位大神的故事只是开始,接下来我们伟大组员和某位教员的表演开始啦,正是这个事把我恶心出了这篇挂人文章(我对孤儿院同学水平有点数,所以你写不了就写不了吧,虽然我至今也不明白,一个密码学复现项目,为啥要呈现一个小车在屏幕上跑)

这位大神在我不在的时候演了什么好戏呢?他从 github 上下载下来了一份 pygame 写的开小车游戏,然后标题都没改,就说他写完了。我也不好做出什么评价,毕竟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然后这位大神的表演就来了。

在他写完他的大工程(总有效工作时间应该不超过半个钟,我估计。)后,在下一节课上,他直接指明本人和另一位先生:我觉得他俩啥都没做,建议挂他们。然后还以为并没有人会告诉我这件事的发生(我寻思我人望还没有差到这种地步吧。)之后还表演经典哥俩好行为。

本人本着留个面子行为,啥也没说,验收过了这个垃圾课结束就完事了。然后让我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,这位同学和某位老师演了一场非常好的双簧。

我们复现一下场景,在弄完之后,这位同学,恰好在他的工作之中提到了一个特性(我相信这个事一定是偶然发生的,嗯。),然后又很经典的不知道如何修改(直接copy的,当然不知道),之后和那位老师沟通时开始哭了起来。

这下好了,我成替身了,然后某位老师就坡下驴的不许我说话,那我不说就不说,咱们把戏演完完事。之后就是这位同学的管理多么不容易,我成了逃兵云云,那你说的都对吧。

我只能说,这事过错方在我,是我高考拿着高分报了个这么奇妙深刻的学院,我不该。

2 Comments

  1. 哭了还行,这眼泪这么容易流

  2. 那這到底誰是 leader,換句話說到底誰負責管理和分配任務…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